有关性我们还很落后

  • 时间:

  “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嘛”。在他们的幻想中没有贞洁烈妇,只有亟待自己开发的少妇白洁。如果女性对男性实施性骚扰,更是不存在试探的必要——反正你是大老爷们儿又不吃亏。

  伊藤诗织与山口敬之一起喝酒的行为同样被认为是一种许可——如果不是同意上床为什么单独与男性一起出去喝酒。

  传媒圈不是唯一遭受性丑闻打击的,“乙肝斗士”雷闯,“免费午餐”邓飞,公知熊培云,作家张弛......

  被流言污蔑是对男性的打击,即便缺乏具有法律意义的证据,可道德名声难以挽回,他们很难自证清白。然而一旦女性的证言存在缺口,谣言澄清,那么

  唯一一家24小时开放的强奸危机中心。按照国际标准,每20万人就应该配备一个强奸危机中心。△日本性别平等局官员非常清楚国际标准

  这些男性在肆意污名化女性时,淬满毒液的恶言也会反噬到他们身上。试想一下,如果一位亚洲男性公开表示自己被性侵,社交网络上都会出现哪些评论?

  重现侵害过程,而陪伴你的警察大都是男性(日本女警只占8%的比例)。伊藤诗织回忆道,这是二次强奸

  现实中,伊藤诗织的亲人曾试图阻止她公开性侵,他们太过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。果不其然,发布会召开后,她与家人一起被网友人肉、辱骂、骚扰。人们甚至把她的坦诚当作质疑性侵真实性的理由:

  暴力强制性交的证据,伊藤诗织案件的刑事诉讼被驳回。这才导致了伊藤在2017年的实名公开。纪录片通过伊藤诗织的讲述,对新闻资料的剪辑,日本学者、驻日外国记者、伊藤反对者的采访,串起了两年来一直围绕着伊藤诗织的事件。作为一部BBC制作的探讨日本问题的纪录片,它或许略显短促,对日本历史、国情铺垫得不够深入,但它从旁观者角度

  伊藤诗织在纪录片中谈到一个亚洲人更易领会的细节,当她在用日语拒绝山口的侵犯时,感到自己反而取悦了他。

  性教育缺失,致使男性(包括不少没有性经历的女性)通过男性向色情制品获得的所谓“教育”都是扭曲

  接到求助电话后,危机中心以人手不够为由(他们那时只有一个人独自值班),要求伊藤诗织亲自到中心才能给予帮助,她当时甚至无法从床上爬起来。在纪录片中,绝大部分工作人员都不愿露面。简陋的中心内,更是没有检测强奸的工具。

  20万次(“Me Too”最早由社会活动人士与社区组织者塔拉纳·伯克于2006年在Myspace上使用),随即风靡全球——此标签已在全球最少85个国家中使用。根据《时代》统计,在影视大亨韦恩斯坦垮台后之后,有超过100位公众人物被指控性行为不端。本·阿弗莱克、奥利弗·斯通、凯文·史派西、摩根·弗里曼、美国前总统老布什,都名列其中。

  对撤销她案件的判决进行上诉。时间回到2013年,在纽约读书的伊藤诗织于打工的酒吧认识了山口敬之,他是TBS电视台驻华盛顿分局代表,山口向伊藤诗织表达了长者前辈般的友善。这也促成了他们两年后的再度会面。

  2017年5月,伊藤诗织首先在网络上通过视频公开了自己两年前遭性侵的经历,之后更是召开新闻发布会

  从阿廖沙,三原色,陈小武,疫苗,到这次的大规模性丑闻爆发,似乎每次热点事件都能引起井喷式讨论,可也就此止步。